清平乐苏轼是谁演的?苏轼为什么不是状元?

在《清平乐》的剧情当中,历史上一代大文豪苏轼终于出场了,而苏轼在这段故事当中还显得非常的年轻,是新生代的学子,然而在科考的时候,原本欧阳修非常喜欢他的文章,赵祯和曹丹姝也是

在《清平乐》的剧情当中,历史上一代大文豪苏轼终于出场了,而苏轼在这段故事当中还显得非常的年轻,是新生代的学子,然而在科考的时候,原本欧阳修非常喜欢他的文章,赵祯和曹丹姝也是赞叹有加,如果不出其他的意外,苏轼就会是状元了。然而毕竟身在官场,因为苏轼的文风和欧阳修的学生曾巩有些相似,因此欧阳修认为这一定是曾巩所写,担心别人会因此对自己进行攻击,所以苏轼的第一名就这样因为一场误会而被换了下来,也实在是很可惜了。

清平乐苏轼是谁演的?苏轼为什么不是状元?

1、苏轼为何不是状元

赵祯欣赏欧阳修才气和他务实的文章,便升欧阳修为知贡举,主持科考,希望改变国朝学子的文风,嘉佑二年,苏轼苏辙两兄弟到国子监参加科考,此次科考采用糊名阅卷,誊录文章,欧阳修读到苏轼的文章大加赞赏,要将这篇文章选为第一,但梅尧臣觉得这篇文章的风格和欧阳修的学生曾巩十分相像,范镇也担心他们此次将太学体文章一概黜落,如果真是曾巩得了第一,那难免会有人怀疑欧阳修结党营私,梅尧臣劝说欧阳修,不管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,以后都不会被埋没,此次是否第一并不重要,但如果真的被人打上朋党二字,不但欧阳修他们会出事,他们所选出的才子也会受到连累,欧阳修虽然觉得可惜,但也只能听从两人的建议。

礼部贡试榜单一出,落第的考生们看了榜单,发现榜单上尽是一些无名之辈,甚至连之前颇有才名的刘几也落了榜,众人怀疑欧阳修借主持科考打击异己,愤怒不已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街上堵住下朝的欧阳修质问,还提起当年欧阳修和外甥女偷情之事嘲讽欧阳修,苏轼和苏辙从一旁路过,为欧阳修仗义执言,将众人反驳得无话可说,刘几等人辩驳不了,便污蔑苏轼和欧阳修是故交,不然就是要讨好欧阳修。

张茂则将落第考生们在街上闹事的情况禀告了赵祯和曹丹姝,赵祯担心事情闹大,也担心考生们被官府抓去,便让张茂则去街上看看,张茂则带人赶到时,两边人差点就要打了起来,张茂则赶紧带人制止,混乱间,官差的马匹撞死了路上的狗,欧阳修借此为题,让众人用一句话概括此事,说如果有一人概括地比他简洁,他明天就辞去官职,刘几等人深受太学体文风影响,用字生僻晦涩,远远不及欧阳修的通顺简洁,欧阳修见刘几等人无话可说,便趁机教导众人如何写文章。刘几等人走后,欧阳修感激了苏轼苏辙两人的维护,欧阳修十分喜欢苏轼的才华。

清平乐苏轼是谁演的?苏轼为什么不是状元?

2、苏轼是谁演的

丁禹兮,1995年07月20日出生于上海市,中国内地男演员。

2017年3月17日,主演的爱情悬疑网络电影《修罗的游戏》上线,他在片中饰演年轻漂亮,热爱时尚的女主角周依依的男友查建;5月24日,主演的奇幻爱情电影《我的吸血鬼学姐》上线,他在片中饰演吸血鬼刘川;11月8日,主演的悬疑网络电影《最后一个恶魔》上线,他在片中饰演神秘、暗黑的“恶魔”初原。

2018年2月26日,主演的古装武侠剧《新笑傲江湖》上线播出,他在剧中饰演因修炼葵花宝典而成为天下第一高手,却也因此性情大变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;9月14日,参加的音乐创演秀节目《幻乐之城》在湖南卫视播出,在节目中饰演学生时代的古巨基;12月22日,其参与录制的年轻演员品训节目《演员的品格》在爱奇艺播出。

2019年1月30日,主演的青春校园网剧《八分钟的温暖》在腾讯播出,他在剧中饰演毒舌傲娇男神贺新凉;3月2日,获得爱奇艺年轻演员品训节目《演员的品格》总决赛第一名;6月5日,主演的青春剧《未来的秘密》播出。

2020年,主演古装甜宠轻喜剧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,剧中饰演犬系少君韩烁;同年还参演电影《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》并在片中饰演赛赫;5月2日,主演的电视剧《韫色过浓》播出。5月18日,主演的古装甜宠轻喜剧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播出。

清平乐苏轼是谁演的?苏轼为什么不是状元?

3、历史上苏轼为何没能成为状元

每年高考第一天的作文题目备受人们关注,而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参加科举考试时,却因“作文”写得好而痛失状元。

北宋的科举考试是历史上最严格的,不仅试卷首要弥封,糊上举子的名字,而且答卷也是由誊录院的书吏抄成副本,考官评卷时只看副本,无法辨认考生字体。考试期间,考官还要住在贡院不能回家,防止串通作弊。北宋初年,沿袭了唐朝的科举制度,考试内容多是诗赋。王安石执政后,注重实用性,由吟诗作赋改为写政论文章,以发表政治见解的时务策作为考试的主要内容(即策论),以便选拔一些通经致用的人才,为变法服务。

嘉祐二年(1057年)二月,已届知天命之年的欧阳修做了礼部贡举的主考官,以翰林学士身份主持进士考试。点检试卷官是诗坛宿将梅尧臣。这一年,欧阳修的学生曾巩也参加进士考试。欧阳修对曾巩的才华欣赏有加,悉心指导和提携。苏洵、苏轼和苏辙父子三人也到东京汴梁应试。这年考试的策论题目是《刑赏忠厚之至论》。文章的题目出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孔安国的注文“刑疑付轻,赏疑从众,忠厚之至”。苏轼以忠厚立论,扣紧题目布局谋篇,引经据典,阐发了儒家的仁政思想,说理透辟严谨,文辞简练平实,结构紧密完整。全文不过六百余字,但读起来却如洪钟大吕,令人醍醐灌顶。

梅尧臣在阅读此卷时,清新洒脱的文风,酣畅淋漓的论辩,引起了他的注意,梅阅此文后以为有“孟轲之风”,立即推荐于欧阳修。欧阳修看后,认为此文脱尽五代宋初以来的浮靡艰涩之风,大为赞赏,本来想评为第一,但转念一想,世上能写出这样文章的人非自己的弟子曾巩莫属,选自己的学生当第一,难免会引起风言风语,甚至遭到言官的弹劾,于是忍痛割爱,将此文评为第二。欧阳修气节高雅,严于律己之风可窥一斑。当评定完名次,拆开弥封后,欧阳修却大跌眼镜,没料到此文不是曾巩所作,而是苏轼所为。苏轼也因此与状元擦肩而过。不过苏轼、苏辙两兄弟及曾巩也都进士及第。49岁的苏洵虽然榜上无名,但是也以自己的文章才学名满京师。当时士人中流传一句歌谣:“眉山生三苏,草木尽皆枯。”

苏轼的文章可谓石破天惊,令欧阳修惊叹不已,为苏轼之才而高兴。他在给梅尧臣的信中对苏轼大为称赞,说“读轼书不觉汗出,快哉!老夫当避此人,放出一头地。”尽管苏轼不是自己的学生,但是愿给苏轼出人头地让开一条路。其惜才、爱才之情溢于言表。嘉祐二年的科考可谓群星璀璨,俊采星驰,可见欧阳修对人才的渴求和关爱,其博大的胸襟可窥一斑。《宋史》赞欧阳修“奖引后进,如恐不及,赏识之下,率为闻人”。苏轼虽然与状元失之交臂,但其在诗、词、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,为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

更多内容请点击 〖书简网〗

更多历史内容请点击 〖书卷历史网〗

更多历史趣闻请点击 〖谋历史〗